当前位置


依视路集团联合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
星期日, 六月 12, 2016

建言公共政策,让人人看清美好世界


【2016年6月5日,北京】 6月6日是中国第二十一个全国爱眼日,在爱眼日前夕,由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国民视觉健康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隆重举行,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李玲教授,视觉影响研究院全球传播总监Kristan Gross,依视路大中华地区首席执行官杜马诺先生,依视路集团董事长高级顾问Patrick Cherrier,依视路(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主席何毅,政府部门领导、专家学者、行业代表以及专业媒体人士出席了此次活动。与会嘉宾通过主题演讲和研讨会形式就国民视觉健康及视光行业发展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与会领导和专家对李玲教授在会上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给予了积极的肯定。他们表示,在当前视觉健康状况日益严峻的形势下,公众意识的加强和公共政策的推进势在必行,《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提供了专业的学术研究价值,极大地促进了公共政策的转变进程。


全球首份视觉健康国别报告


“目前,全球有将近45亿人口需要视力矫正,占到世界总人口的63%,而这其中还有25亿人还未得到矫正。”视觉影响研究院全球传播总监Kristan Gross说到,“视力不良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和社会议题,患有视力不良可能对人类生活生产造成各种负面影响,如:教育缺乏、贫困、事故、遭受社会排斥等。虽然国际卫生组织和其它国际组织都在积极研究视觉健康,呼吁各国政府采取应对政策,而在视觉健康问题的国别研究上却鲜有发声,中国的《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开创了这一先河。”


作为国内首份系统研究视觉健康的白皮书,《国民视觉健康》从经济效率、公共政策和国家发展的视野来研究“视觉健康”问题,这比以往仅仅着眼于医学层面的视力研究更加全面。同时,《国民视觉健康》总结了国内外的相关政策与经验、提出了完整的行动框架,这为国际和国内视觉健康相关领域的研究者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理论分析框架和可靠的数据支撑,并开辟出了新的研究领域。


近视已成“国病”,国民视力缺陷已是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


作为《国民视觉健康》研究项目的发起人和组织者,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教授在讲述国民视觉健康现状时说:“中国面临着比西方国家更为严重的视觉健康危机:一方面,我国青少年近视患病率居高不下,不仅影响当代,也危害未来国民健康素质,将对国家社会、经济甚至国家安全,都产生重大影响;另一方面,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各类老年性视力缺陷患病年龄提前,给个人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据《国民视觉健康》研究显示,2012年我国5岁以上总人口中,各类远视力缺陷的患病人数大约在5亿左右,其中近视的总患病人数在4.5亿左右。可以说,中国几乎每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患有近视。若没有有效的政策干预,到2020年,我国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患病率将增长到51%左右,患病人口将达7亿。若我国的近视人口组成一个国家,将成为世界第三人口大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两倍。


“老年人的视觉健康问题同样不容忽视。” Kristan Gross说到,“全球来看,65岁以上的老年人当中,近一半出现严重视觉缺陷问题。在中国,40岁以上人口中,未矫正老视的患病率达到了67.85%。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由于视力等诸多健康问题带来的生活质量下降问题越来越严重。中国国家领导人近期发表讲话时就指出,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关乎国家全局,关乎百姓福祉的大事。关注老视等老年人健康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日益严峻的视觉健康形势,不仅会带来直接的医疗成本和社会保障负担,也会造成行为能力丧失进而影响劳动能力和生命质量。据《国民视觉健康》估计,2012 年,各类视力缺陷导致的社会经济成本在6800多亿元,占当年GDP 的比例高达1.3%。算上视觉健康对生命质量的损失,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83%。但若加以适当矫正,有相当于3100多亿元的劳动参与损失可以避免,约占当年GDP的0.7%。


让人人享有视觉健康,政策调整刻不容缓


近年来我国居民的视力缺陷疾病谱发生了很大变化,屈光不正和老视等视光类别的眼疾已经成为影响视觉健康的主要威胁。但无论是公共教育、预防保健、医疗服务提供与医疗保障,还是视光产品相关的行业监管等方面,与保障全民视觉健康的客观需求相差甚远,视觉健康政策亟待调整。


李玲教授建议,应从“整体视觉健康”这一理念出发,围绕“健康融入一切政策”的原则,从决策、规划、操作和配套落实这四个层面入手,构建我国视觉健康公共政策体系。在决策层面建立国民视觉健康决策体系,以解决谁为国民视觉健康负责、从哪些方面来负责、为谁负责这三个问题,做到循证决策。在规划层面,以整体的视觉健康为目标,做到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在操作层面,将视觉健康保障与医疗卫生和医改衔接起来,让政策落地。在配套落实层面,需要通过激励机制和明确的时间表借助行政体系来推动,并加强人才的培养和相关的基础研究。


与会领导在谈及视光行业时表示,我们需要把验光配镜作为一种社会服务进行规范,推动其向着健康产业的方向发展。现阶段,公众对于视光行业存在着诸多误解,认为眼镜店“暴利”,验光服务就应该免费,这都与行业的标准化程度密切相关。为此,与会的行业代表们纷纷呼吁尽快出台行业标准,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行业的发展速度取决于该行业人才的专业水平,因此行业的标准化以及视光人才的培养才是解决我国视觉健康问题的最关键环节。

根据《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的研究建议,我国应该从监管标准、监管人员方式的专业性以及行业准入限制三个方面发力,对行业进行全方位、专业化的监管。另外,还应该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3“O”(眼科医生、验光师、配镜师)人才队伍,并且借用医保、税收和价格等手段作为杠杆,推动建立符合行业规律的人才薪酬体系,促进行业健康发展。